您的位置 : 蚂蚁文学 > 资讯 屈继祖秋香小说完整版 燃灯之路在线看

屈继祖秋香小说完整版 燃灯之路在线看

时间:2019-10-13 10:36:25编辑:芷蕊

《燃灯之路》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 屈继祖秋香,是作者驱魔使徒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,目前已完结。这里是三十多亿年前的地球,魔教正在对人类步步紧逼。在人类最危险的时候,有一个人站了出来,带领着当时人类的三大门派:阐教、释教、和光明教,与魔教展开了殊死的战斗。他究竟是谁?人类的命运将会面临着怎样的结局?请各位进入书当中,为人类加油。本书的灵感来源于南怀瑾上师的系列丛书,以及第七世修康活佛所撰写的《佛说世界末日》。对于那些喜欢道术、佛法、***精神、气功、周易、五行术数,等等神秘学的朋友们...

《燃灯之路》 第九章: 诛邪祖龙 免费试读

外界发生的种种变化,并没有影响到正在石门村祠堂里发生的的第二***戏。
对于易居道人的疑问,清瘦老者面露微笑,并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随口吟了一首诗:
“得悟无为是有为,
潜修妙理乐希夷。
几回日月滩头立,
直把丝纶钓黑龟。”
这首诗的内容相当的直白,尤其是最后两句,“几回日月滩头立,直把丝纶钓黑龟”,已经是修炼过程中的具体景象给描绘得活灵活现。
如果把这首诗翻译成白话,大概可以这样说:你说错了,我不是“至人”,而是“元人”之境,你想怎么着吧!
对于这样的一个回答,易居道人显得方寸大乱。
修真的道路就好比逆水行舟,步步艰辛,尤其是到了道人的阶段,几乎是寸步难行。不同境界之间的神通差距也是相当的巨大。
易居道人踏入“至人”之境的时日尚浅,平时在那些道童面前表演表演还可以.但是在资深的“至人”面前,不外乎是菜鸟一只,更毋论是面前的这种“直把丝纶钓黑龟”的“元人”了。
......
易居道人萎了。
看着面前这个道术远超于他的对手,易居道人进退两难,连话都说不上了。
对于易居道人表现出来的不济,流云非常的不满。
只见他径直走上前两步,对清瘦老者拱了拱手,还唱了个肥诺,问道:“我是青城派的流云,请问前辈法号,仙山何处,到这里为何事而来?”
流云如此胆大妄为,老人也颇为诧异,便把手中的枯木拐杖一顿,答道:“老夫德仁子,是‘真大道’的主持,此处乃是我‘真大道’的属地,见有烽火点燃,便前来相救。”
屈继祖一听,几乎要晕倒过去。“真大道”的支援,也来得忒晚了吧!
对于“真大道”,流云当然听说过,只是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微型门派,居然会有“元人”境修士的存在。
虽然如此,对于德仁子的回答,流云还是相当的满意。
流云之前的想法很简单:德仁子的境界虽然高,真大道毕竟是一个小门派,势单力薄,与较大宗门接触的时候,一般都会有所避让,更何况是面对着号称四川第一大派的青城派?
于是乎,流云淡然一笑,向德仁子拱手说道:“我们青城派虽然不大,但历史源远流长,在横断山脉的防线中也担当了一些责任;既然前辈认识我们青城派,不如先放了我几个师弟,再行分说。”
流云这一番说话,明明白白地透露出一种胁迫的味道。
德仁子的脸色有些暗了下来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,答道:“这勉强也算是个道理。”
只见德仁子手中的枯木拐杖一晃,一圈清光淡然而出,被定身法定住的几位青城派的道童,只觉得身体一松,赶快退回流云的身后去。
见德仁子轻易就范,流云脸上的笑容更加旺盛了,用手指着屈继祖说道:“事情的根源,在于这位兄弟手中的短棒法宝。这位兄弟初悟入道,实力微弱,根本没有能力去保存这件法宝。万一落入魔教中人之手,反而成了一桩罪过,所以我们才规劝于他。前辈深明大义,应该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。”
流云侃侃而谈,天花乱坠,不但青城派的同门频频点头,连德仁子的脸色似乎也有所改变。
屈继祖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回复了一句:“明明是强盗行为,居然被你们说得如此动听,难道这就是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一贯作风?”
这句话一出,使青城诸人的脸色大变,更让德仁子下定决心,把枯木拐杖往地面一顿,说道:“我辈修道中人,境界高低只是其次,胸中必须有一个“正”字。“正”字一旦缺失,与魔教又有什么区别?”
......
场面一片寂静,甚至有些紧张。
德仁子的这般说话,摆明了要维护屈继祖,不容许青城派诸人胡作非为。
修道中人言出必行,更何况是德仁子这种高端修士?事态似乎已经失去了回旋的余地。
易居道人张开口,正想说些什么,却被流云给一把扯住,抢先说道:“不知道前辈的正字有何含义?”
元乙子左手伸出两根手指,说道:“两个字---公平。”
流云点了点头,转过身来对屈继祖说道:“这位兄弟,我有一个建议,只要你能够接得下我一招,我就认为你有能力保护那根短棒法宝,不至于落入魔教的手中,我们马上离开此处;假如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了,那根短棒法宝暂时放在我青城派中保管,等你以后修道有成时再来取,我另外还送你一件法宝作为防身之用。如何?”
虽然对屈继祖的勇气和德仁子的决心有所误判,但流云也似乎找到了屈继祖比较冲动的弱点,便使一个激将法,要屈继祖接受自己的挑战,让德仁子插不上手。
对于流云的那种居高临下、恃势凌人的举动,屈继祖已经是忍无可忍,如今流云发出挑战,那里还按耐得住,马上应道:“好,我就接你一招。”
“修士之间的决斗可不比凡人,术法无情,随时会有性命之虞,你要考虑清楚啊。”
屈继祖自愿接受决斗,德仁子也不好阻拦,唯有出言提醒。
屈继祖对德仁子弯腰鞠了一躬,诚心说道:“前辈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,假如我今天输了,那也是天意所在。我实在不想连累前辈。”
“既然如此,我来帮你们当个裁判吧。”德仁子说完,往后退了几步。
流云和屈继祖两人在修为上的差距,德仁子看得清清楚楚,知道屈继祖很难接得下流云一招。
德仁子之所以提出当裁判,只不过是想在关键时刻,出手救下屈继祖而已。
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,屈继祖面对强大势力所表现出来的不屈,让德仁子对他产生了天然的好感。
......
石门村的祠堂内,已经被清理出一块稍微干净的空地来。
众多的尸体包括残肢,除了屈继祖的伯父和父亲两人之外,其余的都已经被青城派的几位道童烧为灰烬。
空地的两端,流云和屈继祖各战一处,随时准备出击。
屈继祖念头一动,又进入到他悟道时的那一面巨镜世界里头,整个人的气势一变。而他手中的那根两尺多长的黝黑短棒,已经变成了一根七尺多长的齐眉短棍,棍身还发出一层淡淡的火焰。
本来流云还以为,屈继祖才刚刚初悟入道,修为有限,即便是一招,也能够轻易击败。。
但屈继祖现在的表现,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初悟者,假如用平常的手段,恐怕难以获胜。
流云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掏出了那面青城派的镇山之宝---风月宝镜。
一股杀气已经不自觉地从流云身上溢出。
流云已经习惯了在青城山上一言九鼎,而今晚屈继祖几次三番在诸位同门之前顶撞他。不杀了这个不识好歹的穷小子,一来他流云咽不下这口气;二来在其他同门的面前也不好过。
流云先把风月宝镜祭出半空,然后手中变换着九个手诀,口中连续吐出九字真言。
这次施法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下来,但在空间所产生的回荡却大为增强。
““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阵、列、前、行”
真言念诵完毕,流云双手向风月宝镜一指,一条巨大的赤红色火龙从镜中腾然跃出,在半空中盘旋。
紧接着,流云把双手向着屈继祖一指,大声喝道:“诛邪!”
几乎在同一时间,赤红火龙傲然咆哮了一声,向着屈继祖辗压过去,造成了诺大的声势。
这一招,乃是奇门绝学,九宫绝杀技之首---『诛邪祖龙』。如今经过风月宝镜的加持,声势尤为盛大。
看来屈继祖在劫难逃了。
这是现场各位观战者的共识,也包括了德仁子。
......
流云之所以使出这一招,最主要是不让德仁子有出手的机会。
『诛邪祖龙』与屈继祖接触之前,双方尚未交手,胜负未定,元乙子不能够插手;而当『诛邪祖龙』与屈继祖接触后,屈继祖已经身死道消,德仁子想出手也已经太晚了。
这就是流云的全部计划
不得不说,流云打得一手好算盘。
在众人的瞩目下,赤红火龙穿过了屈继祖的身体,傲然回头。
可让人吃惊的是,屈继祖非但没有任何损伤,反而用手托着巨大的龙身,向着流云扔去,口中还大声地笑道:“这一条是诛邪祖龙,你竟然用它来诛杀正义之士,天底下还有更好笑的笑话吗?哈、哈、哈。”
随着屈继祖的笑声,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之下,赤红火龙堂而皇之地穿过了流云的身体,还用口叼住风月宝镜,在半空转了个弯飞会屈继祖的身边,嗖的一下钻进了眉心深处。
流云的身体,包括那一张高傲的脸孔,都已经全部消失,连灰烬也没有。
传说之中,只有灵魂最纯净的修士,才能激发出诛邪祖龙的最大威力,将对手的肉身和灵魂一起消灭,绝无所剩。
这个传说,今晚竟然在石门村这种小地方里重现了。
流云并不知道,这一面风月宝镜,竟然是七十多年以前,人类的第一高手、十地菩萨冉定光的悟道法器。只是在冉定光兵解后,机缘巧合之下,这面镜子才被青城派的掌门孙不二所获,成为青城之物。
风月宝镜乃是至灵至圣之物,虽然经过青城派的多番祭炼,其本质未改,又岂能伤害原来的主人。
如今流云对屈继祖,也就是冉定光的转世之身祭出风月宝镜,无异于自投罗网、自取灭亡。
果然是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。”
燃灯之路

燃灯之路

作者:驱魔使徒类型:玄幻状态:连载中

这里是三十多亿年前的地球,魔教正在对人类步步紧逼。在人类最危险的时候,有一个人站了出来,带领着当时人类的三大门派:阐教、释教、和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