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蚂蚁文学 > 资讯 主角音音薛铭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
主角音音薛铭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
时间:2024-05-18 17:04:55编辑:痴冬

音音薛铭期是著名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,更有真实性。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,很有理论性。内容主要讲述战火纷乱,当铁蹄踏破城门的时候,正赶上我第一次接客。我被士兵按在地上,眼睫自下而上扫过眼前高大的将军。青楼女子,哪顾得上什么礼义廉耻。利刃之下,我只想求一条活路我看着冷面的将军,檀口轻张——「求将军疼奴。」

《微凉风尘》 第一章 免费试读

那杀神看着我,神色复杂,声音沙哑得可怕。

「音音,我是哥哥啊,哥哥来接你回家了。」

自打有记忆,我就在街上游荡。

因为天生的好颜色,我被老鸨看上,带回了青楼。

我的右肩上有一处桃花样的胎记,所以老鸨给我取名为「桃华」。

琴棋书画,我样样都被培养到顶级。

老鸨在我身上下了血本,养得我肤如凝脂,一举一动皆动人心魄,一个眼神便能让人酥麻了半边身子。

在我十二岁的时候,老鸨让我在珠帘后抚琴,恰到好处的微风,吹开面纱的一角,在那一瞬露出了我的面容。

那一瞬间,青楼鸦雀无声。

之后,我的身价水涨船高,为听我一曲,散尽家财的大有人在。

老鸨不让我太早卖身,因为得不到的才会让人疯狂追捧,才会有人愿意一掷千金。

外面战火纷飞,今儿来听曲儿的,明儿可能就被乱刀砍死。

我在青楼里,看得最是清楚,多少穷人哆嗦着将自家姑娘推到青楼门前,磕头求老鸨收下,只求半斗米面。

我虽是青楼的妓子,可我的吃穿用度无一不是顶好。

曾经在街上要过饭,我知晓其中的辛酸。

不过曾经的我还要点脸面,如今的我身上何处不为人抚过,脸面早就没了。

清白?

贞洁?

能供得起我穿的绫罗绸缎,还是买得下我戴的金银玉饰?

我不想变成唯利是图的样子,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出淤泥而不染?

我不过是个平常人罢了。

我的「初拥」「初吻」之类的,都被老鸨千金卖了出去,我的初夜,她更是琢磨着要卖个天价。

可时局动荡,两国交战,青楼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老鸨实在没了法子,正好我到了十九岁,再不接客,也变成老姑娘了,便顺水推舟将我送了出去。

在房间里,我脸上依旧覆着面纱。

买下我一晚的恩客是禄亲王,他已年近六十,大腹便便,脚步虚浮,看着我的时候,眼睛里闪着肮脏的欲望。

我笑容不改,欲拒还迎地将他放在我的胳膊上的手推开,又在手抽开时,用指尖轻轻勾了勾。

禄亲王早已失了神,有些急切地扯开我的面纱,又要剥去我身上的罗裙。

我心中毫无波澜,任由他将我身上的纱裙褪去,只剩下月白色的肚兜,露出羞怯的表情,眼睛似说还休。

就在禄亲王翻身上来的时候,楼下传来了喧哗声,人群的尖叫声——景国的军队攻破了城门!

我心下一动,禄亲王此时像是从美色中清醒过来,匆忙地穿着衣服,便要逃走,看了我一眼,咬了咬牙,「你跟本王走,本王许你侍妾之位!」

打得一手好算盘,他都在逃命的路上了,我跟着他走,哪里会有出路?

我顺从地披上刚刚脱下的纱裙,眼底的嘲弄一闪而过,正要出声说话。

就在这时,房门轰然倒塌,血腥气瞬间涌入房中。

穿着盔甲的士兵鱼贯而入,将小小的房间包围起来,禄亲王吓得直接瘫倒在地。

我倒是还算冷静,景国的军队军纪严明,大不了充为军妓,总而言之……能活下去。

为首的将军左手执着长刀,脸颊上还沾着些许血迹,但仔细一瞧,若是忽略掉那杀气,倒是无比清俊。

我不敢多看,忙低下头,收回了目光,脑中思绪千回百转。

这人身着护甲,刀柄处隐约可见「薛」的字符,年岁不大,若是我想的不错,应是景国的薛小将军薛铭期。

「把他带下去,让人小心点,还得用他钓大鱼,别弄死了。」

话音刚落,便有人将禄亲王按了下去,动作迅速精准,可见其训练有素。

「……你,再抬起头让我看看。」

我立即意识到这话是对着我说的,当即择了个优美的角度,将脸微微抬起,眼睫低垂,显现出十足的示弱姿态。

老鸨教过我们讨好人的手段,不求他恩典,但求他怜惜。

这一丝丝怜惜,便足以保全我的性命,甚至……可以保得我荣华富贵。

侍妾也好,通房也罢,我不能放过这条大鱼。

红颜易老,我可不想「老大嫁作商人妇」。

所以我轻轻抬起眼皮,眼波流转,眼睫自下而上轻扫,红唇轻张,微微露出舌尖,似是怕极了。

以往的恩客见我如此,魂儿早便丢了大半,说什么都只会称是。

我听见了周围士兵咽口水的声音,很轻微,但我最是熟悉。

世人皆爱拯救风尘,我深知此。

似是无意,我身上的轻纱从肩上微微滑落,露出圆润雪白的肩头,桃花样的胎记在肩头格外显眼,衬得我整个人妖娆妩媚,乌黑的发垂在胸前,平添了几分破碎感。

我轻咬着下唇,讨好似地向前,柔柔弱弱地说着:「求您疼奴。」

薛铭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解开了身上的披风,披在了我的肩上,把我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一旁的士兵也很有眼力价儿地移开了视线。

征战之人的披风最是磨砺,我的肌肤娇嫩,就他用披风将我裹住的几个步骤,我身上已经被磨出了几处红痕。

不过,这都无所谓,看薛铭期的样子……难道是成了?

我不太确定,但他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儿,不是轻蔑,不是欲求,我看不懂他眼中的复杂。

不过只要能活下来,什么脸皮我都可以不要。

我揪着他的衣角,又可怜兮兮地重复了一遍。

「将军,求您疼奴,不然……奴活不成了……」

薛铭期将我抱了起来,看着我的眼神很是复杂,他的喉结轻微动了动,眼眶有些红,声音沙哑极了。

声音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,像是隔着一个世界一样。

「……音音,我是哥哥啊,哥哥来接你回家了。」

微凉风尘

微凉风尘

作者:佚名类型:古言状态:连载中

战火纷乱,当铁蹄踏破城门的时候,正赶上我第一次接客。我被士兵按在地上,眼睫自下而上扫过眼前高大的将军。青楼女子,哪顾得上什么礼义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