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蚂蚁文学 > 资讯 (最新)洛霁傅清寒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

(最新)洛霁傅清寒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

时间:2023-03-02 19:38:37编辑:元柏

洛霁傅清寒是著名作者洛霁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。文中洛霁傅清寒这个人物写的够好,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,级别控制很严谨。咱们接着往下看“阿远,你知道为什么妻子要帮丈夫系领带吗?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系领带的时候,夫妻之间隔的最近,心也是,更重要的是,系完之后,妻子就能被丈夫亲吻啦。”她说完这话,会趁他不注意,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一下。傅清寒觉得自己也快疯了,他一把从何婵手中抽出领带,退后一步。...

《洛霁傅清寒》 洛霁傅清寒第5章 免费试读

三辆车在他眼前逐渐远去,直至再也看不见踪影。

傅清寒站在疗养院门口,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。

洛霁走了,他一下子像是失去了人生的归途,不知道该从哪里找到回家的路。

没有洛霁的存在,哪里都不像是家。

他想追上去,可陶质的话像是一把尖刀,狠狠的扎在他心上。

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不对。

不仅仅是因为没有珍惜洛霁,而是一直以来,他把洛霁当作自己的所有物,从未平等的看待过这个女人。

洛霁爱他时,他觉得是理所当然,洛霁对他冷淡时,他觉得她在闹脾气,哪怕是后来洛霁成为了植物人,傅清寒依然不觉得洛霁会离开他。

哪怕可能的死别近在眼前,可洛霁沉睡的每一秒,傅清寒都觉得这个人是自己的。

他从未想过有一天,洛霁会被别人带走,而他,无力反驳,没资格让她留下。

这种挫败感,傅清寒二十多年来,从没有体会过。

他彻底明白,自己错得离谱。

爱一人,不应该是画地为牢别人多看一眼都不准,而是纵使万人都说爱她,也要有足够的自信站在那人身边,坚定的相信。

傅清寒做不到,所以他就那么站在原地,对自己狭隘自私的感情,产生了深深的质疑。

嘴上说的好听,他要等洛霁醒来,

可他何尝不是仗着洛霁毫无所觉,将她禁锢在身边,心底最深处想的是,那个人,哪怕是死,也得死在自己眼前。

“傅清寒,你真是…不堪。”男人喃喃自语道。

天空渐渐飘起了小雨,很快便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身体,冰冷的雨水让傅清寒更加清醒。

原来他的爱,对比洛霁,一文不值。

“先生,该回家了,您的父母来了。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管家撑着伞到了他身边,对他说道。

傅清寒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身上颓废的气息完全遮掩不住,他说:“我这样,怎么去见他们。”

洛霁的情况他瞒得很紧,就连父母也不知道她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。

而易家父母对洛霁这个儿媳妇,是一千个满意一万个喜欢。

他怎么跟二老说,洛霁***成为了植物人,还被夏定带走的事情?

傅清寒此刻给人的感觉,不再是那个一往无前冷漠狠辣的总裁,而是像极了一个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,彷徨又恐慌。

夏定的身份,和洛霁的关系,以及认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的感觉,都给了这个男人太大压力。

像是千斤重石,一瞬间压了下来,几近要压碎他坚韧的脊梁。

管家开口道:“不管怎样,您和夫人之间是有感情的,先生,我无法评论对错,更没办法衡量爱意,可事实无法逃避,你若还喜欢夫人,又何必轻言放弃?”

“您父母那边,也迟早是要知道这件事情的,您亲口跟他们解释,总比他们接受到道听途说的消息,要好得多。”

管家人生阅历丰富,一番话似乎让傅清寒在黑夜中看到了希望。

不知道管家那句话触动了傅清寒的心,他眼中浮现出思索之色。

“什么?清优成了植物人?!”

傅清寒一回家,就见四处旅游的父母笑眯眯的坐在那丽嘉里,见到他的那一瞬间,更是眼睛都眯的看不到了。

当他们问起洛霁的去向时,傅清寒将全部的事情和盘托出。

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句话。

苏父没想到,他最喜欢的儿媳妇,在他不在的时候,竟然受了这么大委屈。

当即一拐杖狠狠砸在了傅清寒身上,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。

苏母赶紧拦在傅清寒面前,喊道:“老头子你这是干什么,等孩子把话说清楚再动手也不迟啊!”

洛霁对二老来说,不仅仅是儿媳妇那么简单,她是故人之女,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小辈,说是半个女儿也不过分。

但对于苏母来说,洛霁重要,傅清寒也同样重要,手心手背都是肉,该护着的还是要护着。

傅清寒伸手按住母亲的肩膀,低声道:“妈,这件事是我的错,是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。”

苏母顿了顿,不等自家丈夫说话,转身利落的给了傅清寒一个耳光。

清脆的响声,让整个客厅都陷入寂静。

苏母指着他,手指都在颤抖:“你从前多混账多玩世不恭我都无所谓,可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?傅清寒,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

“是我的错。”傅清寒只能这样说。

他看着激动的二老,轻声道:“你们别气坏了身子,洛霁被他的叔叔接了回去,那边的条件要比外面好得多,会有机会醒过来的。”

“夏家都成了过去式,清优哪里来的叔叔!你小子是不是在骗我!”苏父跺着拐杖吼道。

“对方自称夏定,是清优的叔叔,他的身份,爸您知道的。”

苏父皱着眉使劲想了想,突然瞪大了眼:“夏定?”

苏母却不管那么多,她坐下来,脸上怒意不减:“傅清寒,我现在把话放在这里,这些年我和你爸爸离开之后,所有的事情,你都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。”

其实两年半以前,苏母就看出来,自家儿子对媳妇似乎有点不对劲,当初她还特意提点了几句,没想到傅清寒答应的好好的,转头竟然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!

洛霁曾经多喜欢他,后来便有多绝望。

她一手带大的儿子,怎么变成了这么个薄情寡义的东西!

顶着苏父苏母吃人的视线,傅清寒缓缓开口,除了何婵有孩子这件事,都交代的事无巨细。

绝望,***。

这样的字眼,怎么跟洛霁扯上了关系?

苏父站起身,对傅清寒说道:“现在,立马跟我去夏家赔礼道歉!”

傅清寒当然没意见,就算父母不说,他也准备择日登门,说清楚一切。

这些事情并不光彩,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更是不堪。

傅清寒也不准备隐瞒,事实是什么样子,便是什么样子。

夏家的大门,庄严肃穆,门口的保安身上带着血腥气,让人望而生畏。

易家的车缓缓停下,苏父对傅清寒说道:“你做错了事情,不管等会会发生什么,我跟你妈都不会帮你。”

苏母接口道:“没错,我们是来看清优的,跟你可不是一路人。”

傅清寒只能点点头。

到了地方,苏父拨通了一个电话,说了几句,然后便有人带着他们进去。

很快,傅清寒他们来到了夏定的住处,说明来意之后,下人便去禀报了。

只是五分钟过去了,门口并没有来人。

傅清寒站在那里,眉心跳了跳,这可不是个好征兆。

又过了五分钟,下人出来说道:“老爷说,请苏老先生和老夫人进去,这位小苏先生,他不想见。”

苏父笑了笑说道:“应该的,不见他也好,那烦请你带我们过去吧。”

傅清寒看着苏父笑呵呵的模样,心里一痛。

要不是他的错,父亲一把年纪了,何必还要对一个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带着尊敬之意。

嘴上说着不管自己,可行动上却仍旧是对他的关爱。

现在他家不成家,还要连累父母为自己操心。

苏父在那边准备进去时,回头看了自家儿子一眼。

他这个儿子,是独子,生下来便肩负着比常人要重的使命,也拥有着常人不能企及的资源。

正是这份刻在骨子里的优越感,让他从没吃过什么苦,更让他对有些东西,没有敬畏,不懂珍惜。

洛霁出现的时候,他和妻子都很开心,因为在傅清寒眼里,他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珍视。

人一旦有了软弱,做事便会顾及几分,同样也会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,洛霁是傅清寒的软肋,也是他的铠甲。

可苏父没想到,不过短短几年间,傅清寒竟然变的这么快,洛霁也陨落的这么快。

苏父走着,神情慢慢凝重起来。

夏定他是知道的,少年时便不好相与,要不是看在他和洛霁父亲认识的份上,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两句。

这个人从小性格孤僻冷淡,唯有对着自家大哥有几分笑脸。

虽然他权力在握,却没有结婚成家,可以说,洛霁是夏定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这样的关系,夏定势必会将洛霁视如己出,不准旁人伤她分毫。

可看夏定刚刚的态度,苏父有些发愁,显而易见的,自家儿子做的混账事情,被发现了,甚至那些东西已经变成文件,放在了夏定的桌子上。

虽然有失偏颇,但最主要的过错方,还是在傅清寒。

他要怎么拉下这张老脸,替那个不懂事的儿子求情呢?

“苏易大哥,好久不见。”一道浑厚的声音,将苏父,也就是苏易拉回了现实。

他抬起头,看到的是夏定那张普通却不失威严的脸。

“夏定,好久不见。”苏易感慨道。

夏定脸色没有一丝笑容,声音沉稳,说出来的话却石破天惊:“竟然你们来了,我也不拐弯抹角,让傅清寒签下离婚协议,以后,清优跟易家再无瓜葛!”

这话一出,苏易和妻子脸色大变,连忙说道:“夏定,你冷静一下,这事确实是我们有错在先,但离婚这件事,可不是说着好玩的。”

“我已经很冷静了,苏易大哥,林杉嫂嫂,要是我不冷静,你以为现在站在外面那小混蛋,还能完好无损?”夏定说道。

苏易和林杉对视一眼,叹息了一声说道:“夏定,有什么话,我们等清优醒来再说,可好?”

夏定木着脸:“不行,我夏定就这么一个侄女,在你们家受了这么多委屈还不够?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治好她,但我希望在她醒来之后,不再面对任何糟心的事情。”

夏定顿了顿,说道:“我是通知你们,而不是商量,你易家把她害成这样,难道还想拖着不离婚?”

今日不同往日,夏定不再是那个他们眼里的弟弟,而是站在权势顶端的存在。

苏易没办法仗着自己的身份说些什么,更不可能拒绝夏定的要求。

毕竟,这字字句句,都是事实。

林杉当即说道:“夏定,这事我们不掺合了,你当我儿子的面跟他说,我们无权替他做决定,是我们对不起清优,你放心,哪怕清优真的有个好歹,易家的少夫人,永远只有她一个。”

夏定脸色缓和了一点,关键时刻,还是他这个嫂嫂会说话。

他对一旁的保安说道:“去,让门口那个男人进来。”

小兔崽子,把他侄女害成这样。

夏定眼神森冷,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摩挲了一下。

如果有熟悉他的人在这里便会知道,这是他在考虑反击的方法了。

傅清寒终于站在了夏定面前,面对这位中年男人毫无挽留的威势,哪怕是他,也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。

傅清寒抿了抿唇,道:“夏叔叔,我认错,您能给我一个自辨的机会吗?”

看着眼前的男人,超过一米九的身高,皮相绝佳,气势也不错,自家侄女喜欢他,并不是没有道理。

夏定听到傅清寒的话,冷声一笑,道:“自辨?你没有这个机会,我有全部的资料,你跟那个女人的事情,我有眼睛,自己会看!”

“夏叔叔。”傅清寒终于有些急了,他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。

“别喊,我不介意你小子有怎样的过去,左右以后,清优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。”夏定摆了摆手,老神在在的说道。

傅清寒眼睛猛然瞪大,他几乎站都站不稳,像一个被宣判了***的囚徒,颤着声音问道:“夏叔叔,我从未答应跟清优离婚,我不会答应的。”

“你不答应,不要紧,我不在意。”夏定淡淡的说道。

无力和绝望,瞬间将傅清寒拖入了无间地狱。

现在的他和当时的洛霁,何其相似。

曾经他仗着洛霁是他的妻子,夏家落败,对那个一心爱慕他的女人再三逼迫。

洛霁是否也曾有这种屈辱的无力感?

陶质在另一个房间里看着他们,嘴角浮起冷笑。

傅清寒,你要遭受的地狱,这才刚开始。

“夏叔叔,不管如何,我是不会答应离婚的条件,你有什么方式,尽管用。”

出人意料的,傅清寒说出了这句话,

短短时间,他已经做出了决定,不管夏定如何施加压力,他绝对不会主动离婚。

洛霁和他唯一的联系,便是那张结婚证。

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,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失去了。

苏易和林杉对视一眼,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答案,于是他们也告辞,转身离开。

夏定坐在那里,看着远去的一家三口,眼里竟然没什么怒意。

傅清寒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,却在情理之外。

作为易家家主,傅清寒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,得罪他意味着什么。

可傅清寒还是没答应他的要求,这从另一个方面来看,也可以理解为他对洛霁的在意。

只是不管如何,现在的表现,也不能抹去曾经的过错。

这份情这份心,来得太晚了。

夏定转身朝房间里走去,洛霁从今天开始,便是他要以命相护的孩子。

恨只恨自己没能早一点回来,亲人故去,只剩下一个独苗了。

夏家大院的外面,傅清寒靠在车上,等着父母出来。

第一句话便是:“爸,妈,对不起。“

苏易拍了拍他的肩膀,终究是没说什么。

林杉则是说道:“没关系,我和你爸早就退休了,现在易氏是你的责任,我们相信你不会乱来,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,放手去做吧。”

傅清寒心里的沉重在林杉温和的话语中渐渐散去,还以为,注重易家兴衰的父亲,会对他失望。

苏易上了车,准备带着妻子会老宅。

车上,林杉问:“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?”

“我担心有什么用?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,只希望这次的挫折,能让他明白,人生在世,有一个不求回报不计得失爱着自己的人有多难得。”

苏易望着窗外,手却搭上了林杉的手。

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东西都能用钱解决,可人到晚年,再多的钱,也填补不了心里对于感情的渴求。

傅清寒现在年轻气盛,他不过是不想让他在那个时候孤苦一人,抱憾终生。

傅清寒消失了三天,终于再次回到公司。

可没想到,一进办公室,却看到林泰峰坐在那里,身边还站着何婵。

傅清寒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下去。

只因为何婵的肚子,已经有微微凸起的弧度了。

其实本来没这么容易看出来,但何婵似乎唯恐天下不乱没人知道,非要穿着紧身衣服出现在人前,恨不得昭告天下,她怀孕了。

傅清寒走过去,冷淡的说道:“林伯伯找我有事?”

林泰峰志得意满的笑了笑,指着何婵的肚子说道:“小远啊,这里面可是你的孩子,我这个做外公的,当然要过来跟你说道说道。”

外公?傅清寒惊讶了一瞬,而后便失去了兴趣。

洛霁傅清寒

洛霁傅清寒

作者:洛霁类型:现情状态:已完结

“阿远,你知道为什么妻子要帮丈夫系领带吗?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系领带的时候,夫妻之间隔的最近,心也是,更重要的是,系完之后,妻子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