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蚂蚁文学 > 资讯 震惊!傲娇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免费读全文 薄言归燕绾小说无弹窗

震惊!傲娇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免费读全文 薄言归燕绾小说无弹窗

时间:2022-07-01 09:12:37编辑:问蝶

古言小说震惊!傲娇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主要是描写薄言归燕绾的事情,大神作者蓝家三少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。儿子闯祸,子债母偿。只是燕绾没想到,竟然撞上了当今摄政王,这祸可就闯大了,几次没跑了,儿子还被拐走了。燕绾收拾行囊,咬着牙进了摄政王府,当起了她的小厨娘。哪知这摄政王府里,妖魔鬼怪横行,一帮女人抢一个男人。豆豆:娘,快坐。燕绾:来,吃瓜!薄言归脸黑如墨,看着那么多人抢他,她怎么可以无动于衷?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亡国的时候,她心爱的那个男人,领着铁骑踏破宫门,当着她的面,抱她的庶妹离开,她成了被舍弃的那个。于是乎,她一跃而下,死在枫叶如血的季节。从此,世间再无燕公主。后来的后来,她牵着儿子的手,唤那男人为夫君。浮世三千,我所有的放不下与得不到,皆你!——薄言归

《震惊!傲娇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》 第3章 免费试读

“不许碰我娘!”豆豆如同小老鹰一般张开双臂,挡在燕绾面前。

燕绾甩了甩滚烫的手,“说吧,要多少银子才肯放人?”

“主上?”景山提着一颗心,瞧着自家主上脸上的巴掌印。

他可是当朝摄政王——薄言归,高高在上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,平燕国,定黎国,镇满朝文武,扶新帝登位。

桩桩件件,哪件不是踩着累累白骨而上?

定人生死,不过是一句话的事。

谁敢往他脸上呼耳刮子,真真是活腻了!

薄言归裹了裹后槽牙,嘴里满是血腥味,耳蜗都被扇得嗡嗡作响,可见她是下了狠手,但这一巴掌也算是把他打醒了。

眼前人,形容相似,声音相似,可这行事作风,却不太像她。

燕绾?

是你吗?

薄言归揩去唇角的血色,清隽的面上恢复了最初的凉薄,“你是何人?”

“我不是说了吗?是这孩子的母亲。”燕绾音色缓和下来。

想了想,她觉得自己下手有点重,瞧着他这半边脸快速红肿起来,以至于这俊俏的脸变得有些滑稽,着实破相,不由的略显心虚。

“名字!”薄言归盯着她。

迎上他冷飕飕的眸,燕绾有些心里发怵,下意识的握紧了儿子的手,“燕绾。”

景山:燕绾?!

话音刚落,外头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县丞刘良着急忙慌的冲进来,见着薄言归便下跪磕头,嗓音里都打着颤,“下官该死,让无知妇孺惊扰到了摄政王,请摄政王恕罪!”

一旁的豆豆,扯了扯燕绾的衣袖,“娘,摄政王是什么?”

“不清楚,可能是个王吧!”燕绾双腿发软。

县太爷都跪地了,只能说明这男人的官衔远居于县丞之上。

王......

摄政王?

耳畔,是豆豆小声的嘀咕,“王八不就是乌龟吗?”

燕绾赶紧捂住了儿子的嘴,“嘘,别说话!”

景山:“......”

这娘两可真是作死的典范。

一个打了主上耳光,一个骂主上是王八?

薄言归目色幽幽的落在燕绾身上,那眼神,看得燕绾顿时脊背发凉,身上的汗毛根根立起,慌忙拽着儿子一同下跪。

“快,给摄政王磕头道歉!”燕绾忙摁着儿子一起伏跪在地。

县太爷都跪着,他们这些小老百姓,可不得赶紧磕头吗?

薄言归没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母子二人。

昔年的燕绾,傲人傲骨,骄傲得像只孔雀,宁死也不会跪地求饶,否则她不会......哪儿像眼前的人,这般没骨气。

心里没来由的烦躁,薄言归陡然拂袖,“滚!”

燕绾一怔,这是......放过他们了?

“走!”燕绾拽起儿子就跑。

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?!

哪知,还没跑两步,身后骤然传来一声低喝。

“站住!”

燕绾骇然绷直了身子,攥紧了儿子的手。

薄言归看了景山一眼,景山当即反应过来。

“抓起来。”

燕绾赶紧跪地行礼,“民女知错,摄政王若有责罚只管冲着我来,孩子年纪小,他什么都不懂,还望摄政王宽恕他。”

“看在孩子年纪小的份上,子债母还也不是不可以。”景山冲着身边人吩咐了两声。

不多时,一份卖身契便落在了燕绾的跟前。

燕绾:“??”

“掌掴当朝摄政王,其罪当诛。”景山蹲在一侧,低声威吓,“要么人头落地,要么签字画押。十年为奴,总好过人头落地吧?”

燕绾看了看年幼的儿子,面色铁青。

“刘大人。”景山道,“你来做个证!”

县丞刘良巴不得此事赶紧解决,赶紧劝着,“想想你儿子,年纪这么小,还有大好将来,难道要跟着你一起死吗?”

见着燕绾犹豫,刘良冷不丁扣住了燕绾的手指,压着印泥便摁了上去。

“成了!”邀功似的,刘良赶紧将卖身契递给景山,压根不给燕绾任何反悔的机会。

震惊!傲娇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

震惊!傲娇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

作者:蓝家三少类型:古言状态:连载中

儿子闯祸,子债母偿。只是燕绾没想到,竟然撞上了当今摄政王,这祸可就闯大了,几次没跑了,儿子还被拐走了。燕绾收拾行囊,咬着牙进了摄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