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蚂蚁文学 > 资讯 薄颜陆云川小说名字 薄颜陆云川全文免费阅读

薄颜陆云川小说名字 薄颜陆云川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1-08-03 19:43:00编辑:晓亦

薄颜陆云川是著名作者步步高升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,这本小说也是步步高升的代表做。内容主要讲述薄颜性情温婉,正牌千金大小姐,从小被父亲送到乡下生活。十八岁,遭遇未婚夫劈腿,父亲将她接回去,家中已被继母继妹占领,再没有她的容身之所。幸好,她的玉佩会说话。会听她的心事,还会教她怎么斗继母,惩继妹。——最初玉佩大佬轻视她:“这么蠢,活该被人欺负。”后来玉佩怜惜她:“听我的,那些跳梁小丑跳不到你头上来。”再后来,他亲自现身给她撑腰,“我是她的靠山,谁敢动她?”最后,他霸气地手一挥:“虽然我这座靠山挺好,但搬来搬去太麻烦。不如给你一个身份,让任何人见着你都要让三分。”她问:“什么?”“做我司家的媳妇!”

《玉佩里的大佬:靳爷又凶又宠》 第2章 免费试读

薄颜一惊,立即抬起头寻找。

可是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,再没有第二个。

声音好听的男人藏哪了?

两年前,司靳夜受了重伤,醒来时已经困在薄颜的玉佩里。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,偶尔会清醒,但不能说话。

今天他却突然发现,自己竟能开口说话了。

他向来睿智缜密,很快就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——

薄颜的血滴到玉佩里,他才可以说话。

只是这个女人,现在被未婚夫抛弃,哭得他心烦。

这才忍不住出声安慰。

薄颜找不到人,以为是自己哭得太厉害产生的幻觉,没有再理会。

经过司靳夜这么一打岔,她也算哭完了,想到陆云川和程小暖的对话,心里只剩下微微的涨痛。

她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——她要结束这段感情!

程小暖和陆云川的对话,表明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。

她可以接受陆云川不喜欢她,接受退婚,却无法接受那个干净的少年脚踩两条船。

薄颜不喜欢死扒着别人不放,既然陆云川想要取消婚约,那就取消。

又不是非他不可。

这一次,他们之间算是彻底完了。

“陆云川,我不要你了!分手!”

刚要把信息发出去,病房门突然被敲响,程小暖走了进来。

薄颜实在不欢迎她,冷淡地说:“出去!”

程小暖看着薄颜红红的眼睛,目光里露出几分轻蔑,和刚才柔弱可欺的形象像两个人。

“薄颜,你以前跟我说过,如果我和云川两情相悦,愿意成全我们。”

薄颜不搭腔,眸里没什么情绪。

程小暖说:“当初我可怜你一个人孤苦无依,不忍心横刀夺爱。可是出国后,我每天都在想念云川。这次回国,我才知道云川对我用情至深。现在我后悔了,想求你再放一次手。我要跟云川在一起。”

薄颜抿唇盯着她,茶色的瞳孔显得清冷又孤傲。

“颜妹妹,只要你退出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程小暖声音又轻又细,却透着势在必得,“自从那晚之后,我再也没办法离开他了。”

这话让薄颜眸光微沉。

虽然她已经决定不要那个狗男人,但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,骤然得知这种事,让她对这段婚约倒尽了胃口。

程小暖突然在薄颜面前跪下来。

“薄颜,求求你成全我们。我真的不能没有云川。”

程小暖长得不算极美的类型。但胜在气质柔弱,走起路来像朵风中摇摆的小白花,格外惹人怜爱。只要娇娇地红着一双眼睛,多的是男人甘愿把命给她。

否则,陆云川那种冷得像块冰的男人,也不会把程小暖当成心头宝一般宠着。

不像她薄颜,遇到什么困难都只能自己忍着。

她孤身一人,无人可依,也只能忍着。

薄颜觉得很厌倦,沉甸甸的眼里突然起了雾气。

几年不见,程小暖还是这么虚伪。

真是叫人恶心。

“小暖,你在做什么?”

陆云川突然奔进来,扶起程小暖。震惊地瞪着薄颜:“只是手指受点伤,你竟然要小暖下跪?”

薄颜原本还在隐忍的眼泪,立即憋了回去。

在狗男人面前哭,她会瞧不起自己。

程小暖低声说:“云川你不要骂颜妹妹了,说到底都是我不好。是我对不起她,她被我撞伤,怎样对我都是应该的。”

“几根手指能值几个钱?”陆云川眸色阴沉得要命:“小暖也受伤了,伤的是脚。她下个月还要参加跳舞比赛,却不顾受伤追过来道歉。你不接受就罢,还要她下跪?你的心肠未免太恶毒了!”

在薄颜的印象里,陆云川不苛言笑,对她说过最多的话就是,好,可以,随便你。

薄颜从来不知道,原来他还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还会这么温柔地把一个女人护在怀里。

今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以她贫瘠的想象力,永远也无法想出这种画面。

眼睛突然痛得厉害,硬撑着才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陆云川却觉得不够,继续问:“说吧,你想要多少钱,我替她赔给你?”

薄颜的心脏突突一跳,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就算要分手,她也不想和陆云川最后闹得太难看。

但陆云川从来不会顾及她的心情,拿出支票填了数字,直直砸到她脸上。

“拿去!”

明明那么轻的一张纸,怎么像有千斤重一般,砸得她脸上发疼?

眼泪都快压制不住了。

可是薄颜还没有哭,程小暖已经先哭得透不过气来,一直说着对不起,直接倒在陆云川怀里。

陆云川横抱着她的宝贝离开,只留给薄颜一个冰冷的背影。

这个背影,也曾经站在她的面前,成为她的保护伞。

她早该明白的,能为她遮风挡雨的伞,也同样能让她不见天日。

薄颜怔了好一会,才弯腰把支票捡起来。

一百万。

居然就把她的感情都买断了。

近十年的青春和爱,真是喂了狗了!

眼泪到这时才落下来,砸在支票上,数字被晕开。

这下好了,连支票也没捞着。

“真没用!蠢!”

突然,那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又响起,透着几分不悦,还有几分恨铁不成钢。

这一回,薄颜确定她没有听错。

是男人的声音!

就在她病房里响起。

她扔了支票,开始四处翻找。连床底都没有放过,最后甚至去掀马桶盖。

司靳夜多年来身居高位,接触的人不管男女,都是高智商且手腕果断的。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这么蠢,手里握着张王牌都能被人欺负成这样。

而且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藏在马桶盖里?

他忍无可忍:“不用找,我在这里。”

薄颜这才发现,声音是从她玉佩里发出来的。

她惊奇地摘下玉佩左右翻看。

薄颜平时就喜欢在网上写点故事,所以不觉得玉佩发出声音是件恐怖的事,反而觉得挺新奇。

这是母亲留给她的玉佩,从来没有离过身。

怎么突然会说话了?

难道玉佩成精啦?

司靳夜咬牙切齿:“不准再翻!”

翻得他头晕。

谁能告诉他,一个寄养在玉佩里的魂,居然也会头晕。

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!

薄颜赶紧把玉佩放好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玉佩。

她全部注意力都被玉佩吸引,连刚被分手的悲伤都顾不上了,好奇地问:

“你是什么东西?怎么会在我的玉佩里?”

薄颜留着很厚的齐刘海,几乎盖过眼睛,鼻头红红的,显得又笨又丑。

这样的形象,真不能算是个美人儿。

但由于刚刚哭过,她茶色的瞳孔像洗过的清月一般,明亮又干净。

司靳夜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,心尖微微一动。

他冷哼一声别开视线,拒绝回答。

昏睡了两年,不知道司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。而且这个女人的底细他还没有完全弄清楚,自然不会把真实情况告诉她。

薄颜猜他是个很骄傲的玉佩。

只好问起别的问题:“你有名字吗?”

司靳夜说:“你可以叫我阿夜。”

“哪个月?”

“黑夜的夜。”

“原来是阿夜,我叫薄颜。”

玉佩里的大佬:靳爷又凶又宠

玉佩里的大佬:靳爷又凶又宠

作者:步步高升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薄颜性情温婉,正牌千金大小姐,从小被父亲送到乡下生活。十八岁,遭遇未婚夫劈腿,父亲将她接回去,家中已被继母继妹占领,再没有她的容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