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蚂蚁文学 > 资讯 段尘风许文天小说名字 绝世修仙章节试读

段尘风许文天小说名字 绝世修仙章节试读

时间:2020-02-15 08:55:18编辑:沛珊

男女主角是段尘风许文天的名称为《绝世修仙》,这本书是作者落情泪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了“血杀问世,腥风即起”“绝世出鞘,翻天覆地”父母双亡,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在这个陌生的修真世界里,又该何去何从,爱恨情仇,生死离别,他最不能放下的是什么?是报仇?是拥有强大的力量?抑或,是那虚无缥缈的情愫?

《绝世修仙》 第2章离开 免费试读



小男孩是夫妻两个人的孩子,名字叫段尘风,他看见父母就这样轻易的离自己而去,痛苦的不能自己,从小他就生活在这个村庄里面,对这里投入了太大的感情,每一处花草树木都是那么的熟悉,可是现在真的要离开这里,一个人孤独的离开,不禁泪水轻轻的滑落,一直流到脸颊。

从小,段尘风父亲就教段尘风修炼真元和残阳剑法,他认为懂得了修炼,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保护了自己,他也算是百年一见的奇才,小小的年纪,已经把残阳剑法炼到第五式了,这种速度可以说是一个奇迹。只是真元修炼的明显不足,到现在体内的真元还只是黄色的真元球。段尘风的父亲一直很喜欢这唯一的儿子,在生活上有点宠惯,但是习武的时候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严厉,这也是段尘风武功迅速提高的原因。

虽然第五式“残阳落日”已经被段尘风简单的掌握了,可是对于他这个年龄,他那点可怜的真元内力,还发挥不出什么威力。在这是满是修真的世界上的地方,根本算不了什么,或者说一个修真十几年的高手就可以把他一招击败。此刻,在漆黑的夜幕中,段尘风的心里乱乱的,他不知道应该去哪里,哪里才是他去的方向。

段尘风来到父母的坟前,他没有在坟前留下墓碑,因为他认为没这个必要,就让自己的父母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吧!段尘风没有哭,这个时候他知道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怔怔的看着父母的坟墓,但是他发誓总有一天,当自己的功力强大了以后,一定要为父母报仇。他这么想着,这么想着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天空隐隐的出现一丝亮光,天就要亮了。段尘风从睡梦中醒来,看着眼前冰冷冰冷的坟墓,跪在地下,凝重的说道:“父亲,母亲,尘风走了,等我为你们报仇以后,一定要来这里安一个家,永远陪伴你们。”段尘风说完了以后,缓缓的站了起来。而后,转身就走,走着走着,蓦地回过头来,深深的看了父母最后一眼,带着一滴泪水离开了这个让他永生难忘的地方。

风,从四周肆无忌惮的吹来,吹的段尘风凌乱的头发更加凌乱。

宁静的小路上,段尘风一个人缓慢的走着,行尸走肉般游弋于天地间。

“你走路怎么不张眼睛?”一个大汉被段尘风撞了一下,不满的说道。

段尘风没有理会他,继续这么走着,大汉看着眼前的小孩,仿佛司空见惯一般,摇摇头也走开了。段尘风不知道走了多远,来到村外的一个小镇,这个小镇段尘风知道,叫木临镇,是这一带村庄唯一的镇子。父亲总喜欢带他来这里的一家饭店吃烤鸡,清蒸鱼,里面的东西真的很好吃,每次吃完了以后都回味无穷。只是现在,虽然肚子已经饿的叫个不停,但是却只能吞着口水。

刚修炼的修真之人也是需要吃东西的,他们不足以把天地间的庞大的灵气转换为能量,只能借助食物来补充生体的饥饿,当体内的真元球达到蓝色的境界以后,就可以慢慢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,一边修炼一边维持身体的能量消耗。

真元球的修炼是大多数门派的修炼法门,他们以真元的颜色来划分内力的深浅,也有少数的门派经过上千年的修炼研究,拥有个独特的修炼之法,他们依靠真元凝结的形态来提升功力,虽然他们修炼的速度很快,但提高到一定境界以后就很难有新的突破,这些修真之人也被称做修真界的异类。

对于修真之人来说,都明白真元达到蓝色境界代表着什么,蓝色真元就像是修真中的一个门槛,资质不好一身都无法达到,凡是达到以后,内力都会突破一个新的层次,比如说一个拥有蓝真元球的修真高手,足可以轻易对付五个以上比他低一个境界的修真之人,可见这门槛突破的重要行。修真之人达到什么样的境界,不仅要看先天发育的骨骼,最重要的还是那虚无缥缈的悟性,当然不排除有奇遇的可能。修真之人的传说里面,当真元球修炼到一定境界,真元球变会破碎,破碎的真元会瞬间融合到你的身体里面,同时会撕裂开一个空间,迎接你去另一个世界。

当然,这只是修真世界里面的一个传说,至于有没有仙人,能不能达到那个境界还没有人可以肯定,唯一肯定的就是修真之人比平常的百姓活的时间要长的许多,内力越浑厚,存活的时间就越长。

段尘风摸了摸口袋,里面没有一分钱,家里的钱他知道放在哪里,可是那个家已经不存在了,在父母被围杀的时候,已经沦为了废墟。没有钱,段尘风不知道怎么办,只是站在卖馒头的客栈前久久的低回,脚不想在移动半步,心里只想饱饱的吃一顿,哪怕是一个白面的馒头也好。

段尘风这么想,只能眼睁睁的想着店铺里面的美味。店里面的生意或许太好,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,都低着头忙着吃饭,没有人注意到店外渺小的他。行人们一如过客般从他的身边悠然而过,却没有多少人看他一眼,俨然都当他不存在。

时间慢慢的推移,段尘风的肚子也越来越饿,来往的行人终于少了些。这个时候,从店铺里面走出来一个人,大概有四十多岁,头发上略微夹杂着一丝白发,一张圆圆的脸蛋吃的油光满面,和蔼可亲,身体有些肥胖,走起路来一慌一慌的。他是店铺的掌柜,段尘风认识他。

掌柜走到门口,正好看见有些发抖的段尘风,忙走到他面前,关心的说道:“你怎么一个他人在这里,你父亲呢!”掌柜也认识段尘风,因为段尘风的父亲经常带他来这里吃饭。

段尘风带着凝重的神情看着掌柜,就那么看着,没有说话,掌柜的话勾起他心底的痛苦,曾几何时,他依然陪伴着父亲和母亲的襁褓里面,开开心心的来这里吃饭。可是现在,就在昨夜以后,什么都改变了,他再也不能和父母一起来这里吃饭,段尘风想到这里,泪水情不自禁的隐逸在眼角,他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,默默的承受着。想想他才十二岁,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,这是多么大的打击。

掌柜也看出了段尘风不对的地方,他看的出来,眼前孩子的眼中充满了犹豫和悲伤,有是什么事情让他变成这个样子呢!掌柜在心理想着,毕竟他父亲段晴空曾经对自己也不错,现在他孩子在这里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要帮他一下,想到这里,掌柜对段尘风说道:“尘风,饿了吧!到伯伯的店里面吃点东西好吗?”掌柜老板的声音是那么温柔,仿佛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可能因为掌柜没有娶妻生子吧!这些年来,他一直把来往的小孩当做自己家的孩子一样,对他们都特别的关心,可是今天,这个息日和掌柜关系还好的段尘风却没有开心的神色。

段尘风听见掌柜的话以后,轻轻的摇了摇头,缓缓的闭上双眸,尔后睁开,对掌柜感激的说道:“谢谢李伯伯!”说到这里,段尘风停顿了一下,在心理仿佛做着某种决定,接着,又坚定的说道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,段尘风蓦地转身,往身后的道路上,径直而去,脚步是那么的决然,没有半步的停留。

风中,一滴眼泪在段尘风的脚下静静地滑落,消失不见,深埋在尘土中。

掌柜没有想到段尘风会这么说,他心理有种预感,就是段尘风家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忙跑到店铺里面,匆忙的拿了些银两,像段尘风消失的地方追赶而去。掌柜没有学过武功,跑起来速度很慢,一晃一慌晃的,看起来有点滑稽。

当掌柜赶出来,来到那条路上的时候,段尘风早已消失不见,他心里总有些不详的预感,至于是什么,又说不上来,最后无奈的摇摇头走回了自己的店铺里。

掌柜走了以后,段尘风从旁边的树林里面钻了出来,感激的看了一眼店铺的方向,转身离去。

没走多久,一个商队从段尘风的身边走过,当商队走到一半的时候,只听见车队里面一声“停”,前行的队伍缓缓的停了下来,马车停稳了以后,一个年老的人从上面走了下来,他来到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段尘风身边,拉起段尘风的小手说道:“孩子,你怎么了。”

段尘风实在是太饿太渴了,走路的脚都有些不听自己的使唤了,他听见有人和他说话,抬起头看见一脸和蔼的中年人正和他说话,心里顿时升起一丝好感,开口说道:“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那位中年人笑了笑,说道:“我姓许,叫许文天,你叫我许叔叔好了。”

段尘风听见以后下意识的抬起头,喊了一下:“许叔叔。”

许文天看着段尘风,看出了他有心思,接着说道;“孩子,有什么事可以和叔叔说说吗?”

许文天的话让段尘风心里一阵悸动,说道:“没,没什么。”

“可以告诉叔叔你一个人要去哪里吗?”许文天问道。他知道眼前的小孩心里一定有着极大的事情,只是不愿意说出来,他也没有再问。

段尘风的嘴唇张开了一下,但又快速的合上,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道:“我没有家。”说完以后眼泪突兀的流了下来。

许文天一股恻隐之心涌出,把段尘风抱在怀里,一边向马车里面走去,一边说道:“走,去叔叔家。”

段尘风在许文天的怀里轻轻的点着头,这一刻他感觉在许文天怀里是那么的舒服,仿佛回到多年以前父亲的怀抱,可是那一切再也回不过去了,想到这里,依靠在许文天怀里的头又紧了一些。

做在马车里面,许文天招呼下人拿了一些糕点,等糕点送来以后,段尘风拿到段尘风面前说道:“孩子,吃吧!”

或许段尘风实在饿坏了吧!拿起眼前的糕点就拼命的吃了起来,没有任何顾忌,一盘糕点很快就吃完了,体内的饥饿也已经消除许多,他接过许文天低过来的水倍喝了一口,而后从心里真诚的说道:“谢谢叔叔。”

许文天很是同情这个孩子,一丝犹豫从眼眸闪过,而后坚定的说道:“孩子,以后你就在叔叔家吧!”

小尘风点点头刚要说什么,马车外发生了变故,只听一个青年的声音传来:“许文天,想不到你躲在这里,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你啊!”

许文天轻声的对段尘风说道:“你在这里坐着,发生再大的声音都不要出去,我出去一下就来。”说完就走出了马车。

来到车外,许文天看见来的人,一共有三个人,全身包裹着黑衣只内,只露出两个眼睛,带头的一人看见许文天,笑着说道:“许文天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许文天也对着黑衣人微微一笑道:“是啊!我们又见面了,不过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。”

“习惯。”黑衣人冷冷一笑道:“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。”

“是吗?”许文天对视着黑衣人的眼神,一点也不畏惧的说道:“你们修真之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追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我想,是不是违反了你们修真界的规矩。”

“违反了又怎么样,再说你也是一半的修真世界的人。”话声一转,黑衣人冷声说道:“无论如何,今天我都要你葬身在我的剑下。”

“哦,我到要看看是如何葬身在你的剑下的。”说完以后,手一挥,旁边的商队之人摇身一变,换做一个个修真之人保护在许文天的身前。

黑衣人看到这些人以后,不屑的笑了笑:“就凭他们,你也想活着离开吗?哈哈……哈哈!”

接着,只见黑衣人的手虚空一挥,一个飞轮出现在他的手里,飞轮入手以后,他的身体周围一米的地方出现的黑云般的雾气。

“黑天轮”许文天的心里有些惊讶,想到不黑云庄的镇庄之宝出现的眼前之人的手里,看他的年纪不大,却有如此的道行,不禁怀疑起他的身份。

黑天轮脱手而出,瞬间朝许文天飞来,速度之快,很难分辩的出它飞行的轨迹,前面的人握住手中的武器,盯着黑雾中若隐若县现的黑天轮,他们知道若是一不留神,便会葬身在这十大凶器之一的黑天轮之下。

“轰”的一声,集合数十人之力却无法抵抗黑天轮的一击,众人皆吐了一口鲜血,飞了出去。

黑天轮的黑色光芒只是在刚才双方相拼的时候隐隐暗了一下,但瞬间就回到黑衣人的手里,恢复了原本的光彩。

“咦?”黑衣疑惑的发出轻声,因为他发现在许文天身后有三个人始终没有出手,三人两男一女静静的站着,靠前的男人年龄微微长一些,穿着一身青色的修炼之人常见的长衫,后面一男一女看得出还很年轻,大概二十多岁,男的一身白色的长衫,女的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。以他的功力居然看不出靠前那人功力的深浅,后面的两人功力也只与自己相差无几,他明白这可能是许文天暗中请来的高手。黑衣人不在等待,手中的武器再次脱手而出,比上次攻击的速度更快,眼前就要来到许文天的面前,一个孩子童声从后面传来:“不要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那个幼小的身影已飞他许文天的身前,试图挡下那一招毫无破绽的攻击。

众人眼中满是惊讶,他们不知道眼前的小孩什么时候出现的,他们都忽略了微不足道的他。

就在段尘风即将断送在高速旋转的黑天轮之下,许文天身后一直没有出手的三人动了,只见一到紫光和两道蓝光同时射向黑天轮,黑天轮在接触的三道光芒的时候蓦然在空中停滞了一下,轮身黑色的光芒也随之黯淡下去,接着,没有任何响声,按照飞来时的方向飞了出去。

许文天伸手把段尘风抱在怀里,却见他昏了过去,摸了下他的脉搏,发现没有什么大碍,心里也放心了。

黑衣人伸手接住黯淡的黑天轮,嘴角流出一丝鲜血,他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液,缓缓地对着刚才出手的人说道:“好功夫,想不到许文天也要请冷杀门做护卫。”说完以后他对身后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。

刚才出手的三个人听见对方说出自己的身份,先是一惊,接着淡然一笑,没有否认。

黑衣人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两人也动了,片刻,在他们的手里也出现的自己的兵器,左边的黑衣人是一把弯刀,刀上散发着冷冷的寒光,刀的中间有隶书一个‘刀’样小字。右边之人手中是一把剑,剑上的光芒更加诡异,黑雾中萦绕淡淡的紫气,而紫气中那个‘剑’字也越发明显。

“刀剑双煞。”许文天看见他们两人的兵器,不禁一愣,这两人可是成名几十年的修真高手,想不到今天却出现在这里,难道刀剑双煞依附了黑云庄不成。

“不错,正是刀剑双煞。”黑衣人一边说着,一边把内力缓缓的输入在手上的黑天轮之中,黑天轮再次散发出原本的光芒。他看着刚才出手的三人说道:“今天就让我领会一下冷杀门的绝技虚无剑气吧!”



绝世修仙

绝世修仙

作者:落情泪类型:玄幻状态:已完结

“血杀问世,腥风即起”“绝世出鞘,翻天覆地”父母双亡,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在这个陌生的修真世界里,又该何去何从,爱恨情仇,生死离别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