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*中山经

文章来源:神话传说故事网   发布时间:2015-03-25   点击数:
    中山经薄山之首,曰甘枣之山,共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河。其上多杻木。其下有草焉,葵本而可叶。黄华而荚实,名曰箨,可以已懵。有兽焉,其状如虺鼠而文题,其名曰能,食之已瘿。
 
    又东二十里,曰历儿之山,其上多橿,多杤木,是木也,方茎而员叶,黄华而毛,其实如拣,服之不忘。
 
    又东十五里,曰渠猪之山,其上多竹,渠猪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河。其中是多豪鱼,状如鲔,赤喙尾赤羽,可以已白癣。又东三十五里,曰葱聋之山,其中多大谷,是多白垩,黑、青、黄垩。
 
    又东十五里,曰涹山,其上多赤铜,其阴多铁。又东七十里,曰脱扈之山。有草焉,其状如葵叶而赤华,荚实,实如棕荚,名曰植褚,可以已癙(shǔ),食之不眯。又东二十里,曰金星之山,多天婴,其状如龙骨,可以已痤。
 
    又东七十里,曰泰威之山。其中有谷,曰枭谷,其中多铁。又东十五里,曰橿谷之山。其中多赤铜。
 
    又东百二十里,曰吴林之山,其中多草。又北三十里,曰牛首之山。有草焉,名曰鬼草,其叶如葵而赤茎,其秀如禾,服之不忧。劳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囗水,是多飞鱼,其状如鲋鱼,食之已痔衕。
 
    又北四十里,曰霍山,其木多楮。有兽焉,其状如狸,而白尾有鬣,名曰朏朏,养之可以已忧。
 
    又北五十二里,曰合谷之山,是多薝棘。
 
    又北三十五里,曰阴山,多砺石、文石。少水出焉,其中多雕棠,其叶如榆叶而方,其实如赤菽,食之已聋。
 
    又东北四百里,曰鼓镫之山,多赤铜。有草焉,名曰荣草,其叶如柳,其本如鸡卵,莨之已风。凡薄山之首,白甘枣之山至于鼓镫之山,凡十五山,六千六百七十里。历儿、冢也,其祠礼:毛,太牢之具,县以吉玉。其余十三者,毛用一羊,县婴用桑封,瘗而不糈。桑封者,桑主也,方其下而锐其上,而中穿之加金。中次二经注山之首,曰煇(huī)诸之山,其上多桑,其兽多闾麋,其鸟多鹖(hé)。
 
    又西南二百里,曰发视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砥砺。即鱼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伊水。
 
    又西三百里,曰豪山,其上多金玉而无草木。又西三百里,曰鲜山,多金玉,无草木,鲜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伊水。其中多鸣蛇,其状如蛇而四翼,其音如磬,见则其邑大旱。又西三百里,曰阳山,多石,无草木。阳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伊水。其中多化蛇,其状如人面而豺身,鸟翼而蛇行,其音如叱呼,见其邑大水。
 
    又西二百里,曰昆吾之山,其上多赤铜。有兽焉,其状如彘而有角,其音如号,名曰蠪蚳(lóng zhì ),食之不眯。又西百二十里,曰荔山。荔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伊水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青雄黄。有木焉,其状如棠而赤时,名曰芒草,可以毒鱼。
 
    又西一百五十里,曰蔓渠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竹箭。伊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洛。有兽焉,其名曰马腹,其状如人面虎身,其音如婴儿,是食人。凡济山之首,自煇(huī)诸之山至于蔓渠之山,凡九山,一千六百七十里,其神皆人面而鸟身。祠用毛,用一吉玉,投而不糈。中次三以萯(fù)山之首,曰敖岸之山,其阳多㻬琈之玉,其阴多赭、黄金。神熏池居之。是常出美玉。北望河林,其状如茜如举。有兽焉,其状如白鹿而四角,名曰夫诸,见则其邑大水。
 
    又东十里,曰青要之山,实惟帝之密都。北望河曲,是多驾鸟。南望墠(chǎn)渚,禹父之所化,中多仆累、蒲卢。武罗司之,其状人面而豹文,小要而白齿,而穿耳以鐻,其鸣如鸣玉。是山也,宜女子。畛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河。其中有鸟焉,名曰鴢(yāo),其状如凫,青身而朱目赤尾,食之宜子。有草焉,其状如葌,而方茎黄华赤实,其本如藁木,名曰荀草,服之美人色。又东十里,曰騩(guī)山,其上有美枣,其阴有㻬琈之玉。正回之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河。其中多飞鱼,其状如豚而赤文,服之不畏雷,可以御兵。又东四十里,曰宜苏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蔓居之木。滽滽之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河,是多黄贝。合而北流注于河,其中多苍玉。吉神泰逢司之,其状如人而虎尾,是好居于萯山之阳,出入有光。泰逢神动天地气也。凡萯之首,自敖岸之山至于和山,凡五山,四百四十里。其祠:泰逢、熏池、武罗皆一牡羊副,婴用吉玉。其二神用一雄鸡瘗之。糈用稌(tú)。
 
    中次四经厘山之首,曰鹿蹄之山,其上多玉,其下多金。甘水出下,而北流注于洛,其中多泠石。西五十里,曰扶猪之山,其上多礝(ruǎn)石。有兽焉,其状如貉而人目,其名曰【上鹿下言】。虢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洛,其中多礝(ruǎn)石。又西一百二十里,曰厘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蒐(sōu)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。苍身,其音如婴儿,是食人,其名曰犀渠。
 
    滽滽之水出又西一百二十里,曰厘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蒐(sōu)。有兽焉,其状如牛。苍身,其音如婴儿,是食人,其名曰犀渠。滽滽之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伊水。有兽焉,名曰[犭颉](jié),其状如獳犬而有鳞,其毛如彘鬣。又西二百里,曰箕尾之山,多楮,多涂石,其上多㻬琈之玉。又西二百里,曰箕尾之山,基个多玉,其下多铜。滔雕之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洛。其中多羬羊。有木焉,其状如樗,其叶如桐而荚实,其名曰茇,可以毒鱼。
 
    又西二百里,曰白边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青雄黄。又西二百里,曰熊耳之山,其上多漆,其下多棕。浮濠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洛,其中多水玉,多人鱼。有草焉,其状如苏而赤华,名曰葶苎,可以毒鱼。
 
    又西三百里,曰牡山,其上多文石,其下多竹箭竹[艹/媚],其兽多【牛乍】牛、羬(xián)羊,鸟多赤鷩(bì)。
 
    又西三百五十里,曰囗举之山。雒水出焉,而东北流注于玄扈之水,其中多肠之物。此二山者,洛间也。凡厘册之首,自鹿蹄之山至于玄扈之山,凡九山,千六百里七十里。其神状皆人面兽身。其祠之,毛用一白鸡,祈而不糈,以采衣之。
 
    中次五经薄山之苟,曰苟床之山,无草木,多怪石。东三百里,曰首山,其阴多楮柞,其草多【上艹下术】芫,其阳多㻬琈之玉,木多槐。其阴有谷,曰机谷,多【鸟大】鸟,其状如录,食之已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