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经*南山经

文章来源:神话传说故事网   发布时间:2015-02-26   点击数:
    南山经之首曰鹊山。其首曰招摇之山,临于西海之上,多桂,多金玉。有草焉,其状如韭而青华,其名曰祝余,食之不饥。有木焉,其状如谷而黑理,其华四照,其名曰迷谷,佩之不迷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白耳,伏行人走,其名曰狌々,食之善走。丽{鹿旨}之水出焉,而西流注于海,其中多育沛,佩之无瘕疾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里,曰堂庭之山,多棪木,多白猿,多水玉,多黄金。
 
    又东又东三百八十里,曰猨翼之山,其中多怪兽,水多怪鱼,多白玉,多蝮虫,多怪蛇,多怪木,不可以上!
 
    又东三百七十里,曰阳之山,其阳多赤金,其阴多白金。又兽焉,其状如马而白首,其文如虎,而赤尾,其音如谣,其名曰鹿蜀,佩之宜子孙。怪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。其中多玄龟,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,其名曰旋龟,其音如判木,佩之不聋,可以为底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里柢山,多水,无草木。有鱼焉,其状如牛,陵居,蛇尾有翼,其羽在魼下,其音如留牛,其名曰鲑,冬死而复生,食之无肿疾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曰擅爰之山,多水,无草木,不可以上。有兽焉,其状如狸而有髦,其名曰类,自为牝牡,食者不妒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里,曰基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怪木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,九尾四耳,其目在背,其名曰猼訑,佩之不畏。有鸟焉,其状如鸡而三首、六目、六足、三翼,其名曰尚?付?,食之无卧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里,曰青丘之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青雘。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,其音如婴儿,能食人,食者不蛊。有鸟焉,其状如鸠,其音若呵,名曰灌灌,佩之不惑。英水出焉,南海注于即翼之泽。其中多赤鱬,其状如鱼而人面,其音如鸯鸳,食之不疥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五十里,曰箕尾之山,其尾踆于东海,多沙石。汸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淯,其中多白玉。主
 
    凡鹊山之首,自招摇之出,以至箕尾之山,丸十山,二千九百五十里。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。其祠之礼;毛用一璋玉瘗,糈用稌米,一壁稻米,白菅为席。
 
    南次二经之首,曰柜山,西临流黄,北望诸毗,东望长右。英水出焉,西南流注于赤水,其中多白玉,多丹粟。有兽焉,其状如豚,有距,其音如狗吠,其名曰狸力,见则其县多土功。有鸟焉,其状如鸱而人手,其音如痹,其名曰鴸鸟,其名自号也,见则其县多放土。
 
    东南四百五十里,曰长右之山,无草木,多水。有兽焉,其状如禺而四耳,其名长右,其音如吟,见则郡县大水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四十里,曰尧光之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金。有兽焉,其状如人而彘鬣,穴居而冬蛰,其名曰猾囗,其音如斫木,见则县有大繇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五百里,曰羽山,其下多水,其上多雨,无草木,多蝮虫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七十里。曰瞿父之山,无草木,多金玉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曰句余之山,无草木,多金玉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浮玉之山,北望具区东望诸毗。有兽焉,其状如虎而牛尾,其音如吠犬,其名曰彘,是食人。苕水出于其阴,北流注于具区。其中多鮆鱼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成山,四方而三坛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青雘。<门豕>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虖勺,其中多黄金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会稽之山,四方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砆石。勺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溴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夷山。无草木,多沙石。溴水出焉,而南注于列涂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仆勾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草木,无鸟兽,无水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咸阴之山,无草木,无水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曰洵山,其阳多金,其阴多玉。有兽焉,其状如羊而无口,不可杀也,其名曰?患。洵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阏之泽,其中多芘蠃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曰虖勺之山,其上多梓枬,其下多荆杞。滂水出焉,而东流注于海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区吴之山,无草木,多沙石。鹿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滂水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鹿吴之山,上无草木,多金石。泽更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滂水。水有兽焉,名曰蛊雕,其状如雕而有角,其音如婴儿之音,是食人。
 
    东五百里,曰漆吴之山,无草木,多博石,无玉。处于东海,望丘山,其光载出开车入,是惟日次。
 
    凡南次二经之首,自柜山于漆吴之山,凡十七山,七千二百里。其神状皆龙身而岛首。其祠:毛用一壁瘗,糈用稌。
 
    南次三经之首,曰天下虞之山,其下多水,不可以上。
 
    东五百里,曰祷过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犀、兕,多象。有鸟焉,其状如?而白首,三足、人面,其名曰瞿如,其鸣自号也。浪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海。其中有虎蛟,其状鱼身而蛇尾,其音如鸳鸯,食者不肿,可以已痔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丹穴之山,其上多金玉。丹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渤海。有鸟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凤凰,首文曰德,翼文曰义,背文曰礼,膺文曰仁,腹文曰信。是鸟也,饮食自然,自歌自舞,见则天下安宁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发爽之山,无草木,多水,多白猿。泛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渤海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至于旄山之尾。其南有谷,曰育遗,多怪鸟,凯风自是出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至于非出山之首,其上多金玉,无水,其下多蝮虫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阳夹之山,无草木,多水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灌湘之山,上多木,无草;多怪鸟,无兽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里,曰鸡山,其上多金,其下多丹雘。黑水山焉,而南流注于海。其中有鲭鱼,其状如鲋而彘毛,其音如豚,见则天下大旱。
 
    又东四百里,曰令丘之山,无草木,多火。其南有谷焉,曰中谷,条风自是出。有鸟焉,其状职枭,人而四目而有耳,其名曰颙,其鸣自号也,见则天下大旱。
 
    又东三百七十里,曰仑者之山,其上多金玉,其下多青雘。有木焉,其状如谷而赤理,其汗如漆,其味如饴,食者不饥,可以释劳,其名曰白{艹咎},可以血玉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八十里,曰禺稿之山,多怪兽,多大蛇。
 
    又东五百八十里,曰南禺之山,有上多金玉,其下多水。有穴焉,水出辄入,夏乃出,冬则闭。佐水出焉,而东南流注于海,有凤凰、鹓雏。
 
    凡南次三经之首,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,凡一十四山,六千五百三十里。其神皆龙身而人面。其祠皆一白狗祈,糈用稌。
 
    右南经之山志,大小凡四十山,万六千三百八十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