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天舞干戚

刑天舞干戚

刑天原本是炎帝手下的一名巨人。炎帝与黄帝争斗,最终炎帝战败,炎帝逃离后,无意报仇,化身为神农,为天下苍生尝百草。刑天见炎帝无意报仇,内心悲愤,只身一人,勇闯黄帝阵营,与黄帝争斗。

黄帝与刑天战斗,黄帝没想到刑天勇猛异常,边战边退。二人最后站至常羊山下,黄帝略施小计,砍下刑天的头颅,并把刑天头颅葬在常羊山。刑天竟然用两乳为双目,用肚脐作口,操持干戚来舞动。黄帝因为内心害怕而溜走…

炎黄大战,炎帝败退

黄帝战炎帝

上古时期,炎帝为了抵抗九黎,保护神农部落,与有熊部落联合起来。可是,让炎帝没有想到的是,黄帝竟然出尔反尔,趁机带领有熊部落攻打神农部落。有熊氏实力雄厚,再加上有心对无心,轻松击溃神农部落。在阪泉,炎帝组织神农部落,与黄帝进行最终的决战。最后,神农氏战败,炎帝带着残兵败将逃离。

炎帝手下有一名大将,名为刑天。刑天不齿黄帝作为,对黄帝怀恨在心,多次鼓动炎帝,组织军队,向黄帝复仇。炎帝,宅心仁厚,一旦发起战争,百姓便会有伤亡,这是炎帝不愿意看到的,于是拒绝的刑天的要求,解散了残兵。炎帝自己,则是流浪天地间,遍尝百草,成为后世口中的神农。

刑天踏上复仇之路

刑天

刑天见炎帝无意报仇,心灰意冷,于是决定就算是自己一个人,也要复仇。刑天南行,却别蚩尤捉住。

刑天被蚩尤捉住后表现得英勇无比,浑然不怕。蚩尤赏识刑天的勇敢,想要将其收为部下,但是刑天却誓死不从。蚩尤也是有血性的汉子,知晓刑天的忠心和勇猛后,不仅没有杀他,而是将其释放,并赠予刑天一把锋利的斧子和坚硬的盾牌。蚩尤心里清楚,像刑天这样有血性的汉子,不应该这样死去,而应战死沙场!

刑天拿过斧子和盾牌,不由大感惊讶,因为他第一见到这样的的神兵利器!刑天道谢后,立刻离开,四处奔走,寻找炎帝的下落,想要追随炎帝斩杀黄帝报仇。

刑天勇闯黄帝营帐

黄帝的居所守卫严密,刑天持斧,英勇无比,砍杀无数的侍卫。负责管理黄帝宫殿的天神陆吾见刑天杀气腾腾,不知为了何事,连忙上前询问。刑天怒喝道:"与你无关,快叫黄帝出来!"天神陆吾这才知道刑天是来报仇的,还想劝说几句,刑天早已火起,推开陆吾就往里闯。

于是,双方厮打起来。陆吾哪是刑天的对手,只几个回合,便被刑天打翻在地。刑天嘿嘿冷笑两声直朝宫内冲去。进得宫内,刑天恃勇对着天兵卫士左砍右劈,很快就杀到黄帝临朝的正殿门前。

看守正殿的天兵天将一声呐喊,一齐围上来拼命砍杀抵挡。刑天锐气正盛,只见他不慌不忙地上下招架,左扫右劈,一会儿就杀得天兵天将们东倒西歪,四散窜逃,有的去报告黄帝。

雄韬伟略的黄帝不仅仅拥有聪明的头脑,同时也是一名强悍的战士。黄帝忽然心思一转,想到刑天虽然英勇,但是其杀死守卫数百,想必其力气已经消耗大半,倘若趁此时击杀刑天,应该不难,并且能够对周围的部落有着强大的震撼力。

于是,黄帝提出了与刑天单打独斗的条件。刑天有勇无谋,而且他的目的就是击杀黄帝,自然答应了下来。

刑天与黄帝大战

黄帝自恃经历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,擅长征战,并且,刑天斩杀数百十位,几乎力竭,认为斩杀刑天不过举手之劳,遂与刑天约定单打独斗。如果黄帝赢了,其英武自然会振奋人心,巩固其领导地位。

可是,黄帝却低估了刑天的勇猛!刑天虽然力气消耗大半,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。二人一交手,天崩地裂。威风凛凛的黄帝手持长剑向刑天攻去。刑天转过身来,寒光一闪,黄帝的宝剑已到,刑天忙用左手盾牌抵住剑锋,右手挥起板斧砍将过去。

一场大战开始了。黄帝沉着应战,施展他那变幻莫测的剑法,向刑天扫刺挥劈,刑天以攻为守,车轮旋转似地砍杀过去。刑天斧子锋利,盾牌坚硬,难以抵挡。黄帝虽说身经百战,神力无穷,这时碰上勇力无比的刑天,也不免有些气虚力亏。黄帝灵机一动,故意装作不敌败退,边战边退,一直退到常羊山下。

黄帝常羊山斩刑天

黄帝见刑天勇猛异常,但是却头脑愚笨,于是想出了一个计策。到了常羊山下时,黄帝突然收住长剑,对刑天说:"这个地方太小,何不到山顶决斗!"

头脑简单的刑天答应了下来,想都没想,大踏步朝山上走去。哪知这是黄帝的计谋,刑天还没走两步,说时迟,那时快。黄帝的宝剑已到,直向刑天的头颈斜劈过去。只听得"嚓"地一声,刑天那颗象小山丘样的巨大的头颅,就跌落在山坡上了。

刑天一摸颈子上没有了头颅,心里发慌,忙把右手的板斧移给左手握着,蹲下身来伸手向地上乱摸。黄帝惟恐刑天摸着了头颅,在脖子上合拢来,赶忙提起手里的宝剑,竭尽全力向常羊山劈去。

"哗啦"一声,常羊山一劈两半。那头"骨碌碌"竟滚进了两山之间。轰隆隆一声巨响,大山竟然重又合拢了。

刑天舞干戚

刑天知道报仇无望,无限悲愤地慢慢站立起来,冤怒之气从体腔中冲出,凝成乌云,久久不散。刑天屹立不动地凝神细听四周的动静,突然听到黄帝得意的笑声。就重又拾起盾牌和斧头,向发出笑声的地方冲了过去。

不甘失败的刑天重又开始战斗了!失去头的刑天,赤裸着他的上身,把他的两乳当作眼,把他的肚脐当作口,他的身躯就是他的头颅。那两乳的"眼"似在喷射出愤怒的火焰,那圆圆的脐上,似在发出仇恨的咒骂,那身躯的头颅如山一样坚实稳固,那两手拿着的斧和盾,挥舞得是那样的有力。

推荐阅读